NEWS
色彩资讯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色彩资讯 >

ofo后来最大的竞争对手摩拜正式进入北京市场

发表时间:2017-04-13 13:18 阅读:
    那时候,戴威每晚都沿着四环骑行几小时,几番思虑之后,他缩减员工数量、更改公司发展路径,最后,ofo骑游还是在唯猎资本的帮助下,勉强渡过了难关。
 
    时间轴清晰地印刻在戴威脑海中,那是2016年1月29日,在戴威印象里似乎大家都该准备回家过年的时候,ofo客服接到自称是金沙江创投的电话。怀着忐忑与不安,戴威与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张巳丁来到国贸三期56层,见到了主导映客的投资人罗斌和朱啸虎。
 
    在此之前,戴威对金沙江完全没概念,抱着2000万美金估值的心理预期就去了,不曾想对方直接打了个五折。戴威犹豫了,他私底下调查了朱啸虎的背景,了解到朱曾投过滴滴之后,咬咬牙接受了这个报价。
 
    有时候,资本是创业者的救命稻草,有时候,资本是创业者的加速器。
 
    这一投资消息,在共享单车行业内无异于一颗重磅炸弹,当时滴滴在创业者心目就像个不败神话,有了它的加持,这场战役似乎有了某种指向。果不其然,春节之后,朱啸虎引荐投资人王刚给戴威认识,顺利谈判、协议达成,王刚和真格基金投了ofo A+轮,两轮融资合计2500万元。
 
    除了资源加持,滴滴插入ofo内部的,还有一个新团队。
 
    张严琪,参与滴滴Uber大战之前,是一名外汇交易员,每日掌控着上亿资金的流向。加入Uber之后,瞬间转换为充满“狼性”的领队人,策划推出UberEasts和全球冰淇淋日活动,联络KOL与众多媒体召开发布会。不到两年的时间,他带领成都和北京团队先后做到了Uber全球业务量第一,成为Uber全球最年轻的区域总经理。
 
    也正因为这等工作能力,在滴滴收购Uber之后,张严琪及其团队被吸纳进滴滴部队,对外号称负责滴滴二手车业务。但不论是滴滴的二手车、还是张严琪,都自此低调于公众视野之外,直到2016年11月,张严琪及其团队空降ofo,担任COO。
 
    相较于滴滴系,ofo创始团队则显得稚嫩得多。
 
    2015年9月7日,据雷锋网了解,ofo小黄车率先在校园内上线,第一天200单、第二天300单,逐步发展到10月底北大单校日均订单4000笔,12月,ofo日订单接近2万单,随之而来的,是金沙江创投的关注。ofo前身是ofo骑游。2014年初,戴威和团队从青海结束支教回归后,创立ofo骑游,并拿到了唯猎资本100万人民币的天使投资。这笔钱维持到2015年5月份骑游项目失败,当时戴威带着BP见了数十家VC,期望值从2000万缩减到500万,却还是融不到钱。最惨的时候,公司账上只剩400元,连工资都发不出。
 
    朱啸虎在分答上解释投资ofo原因时表示:“我们投ofo是在帮滴滴做早期布局,帮滴滴防护侧翼,这可以说是风险投资与企业两方的配合”。
 
    2016年中旬,有投资人致电戴威,表示目前城市市场是更大空间,可以考虑走出校园,但戴威坚持ofo应该留在校园,最多放宽到部分院校可以单双号进出校园。
 
    2016年9月1日,ofo后来最大的竞争对手摩拜正式进入北京市场,当时有一位美团中层到ofo面试,他说,饿了么做了几年的江山我们半年就打下来了。戴威突然意识到,ofo慢了。
 
    决定瞄准城市市场之后,团队又因为缺乏战斗经验和战略失误,在缺乏城市试点的情况下,执行动态调价倍数的策略,走了不少弯路。
 
    空降高管立竿见影。2月24日,摩拜单车第一次发布全国免费骑活动,截至3月23日,这一个月内,有10天全国免费。这一次,ofo几乎没有延迟地跟进了战斗,随即推出力度相近的免费活动,充值优惠则达到了“100送110”“100送200”的水平。

Copyright © 2015-2016 色彩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【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