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
色彩资讯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色彩资讯 >

现在赤子城的清晰定位是人工智能内容服务商

发表时间:2018-07-15 14:43 阅读:
  7月11日,水下机器人在很早之前就有,1953年第一艘无人遥控潜水器问世,到1974年先后研制出20多艘潜水器。但那时价格很高,无法进入人们的生活空间。我们把它小型化到消费品空间,主打海外市场,终端价699美元,给代理商很大一部分的让利。今年深之蓝1-5月销售额同比增长10倍,6月份继续高速增长。艾问传媒创始人、投资合伙人艾诚艾问传媒创始人、投资合伙人艾诚
 
  魏建仓:深之蓝主攻水下机器人领域。水下是发展不充分的行业,存在很多无法解决的问题,如通信、导航定位等,这些都会限制大规模全空间设备使用的场景。寻找中国创客第四季夏季峰会的“解码AI独角兽的养成之道”论坛上,艾问传媒创始人、投资合伙人艾诚,深创投集团副总裁李守宇,深之蓝创始人魏建仓,赤子城创始人刘春河,编程猫联合创始人孙悦,乂学-松鼠AI教育联合创始人、CEO周伟,思必驰CMO龙梦竹7位嘉宾,就AI独角兽企业如何进行企业估值、如何实现商业化落地展开了讨论,并给出了自己对于“独角兽”的定义。
 
  主持人艾诚:最近看到一份中国人工智能商业企业落地百强,发现一个残酷的事实,很少有人工智能领域的创业公司收入能突破1个亿,你们下一步打算如何推进公司商业化的成功?
 
  深之蓝创始人魏建仓深之蓝创始人魏建仓
 
  周伟:我们俗称的好工作是钱多、事少、离家近,好产品是市场大、成长快、离钱近。教育市场正好符合这个特点。松鼠AI现在有1.2亿学生,且由于二胎政策的开放,市场增长潜力大,人们也普遍接受教育付费。
 
  去年第四季度,松鼠AI连续三个月实现正向现金流,现在主要考虑在规模和利润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,实际上公司今年就可以实现盈利。
 
  孙悦:教育是来一个用户就赚一个钱的行业,互联网那套“羊毛出在猪身上”的理论并不适用于教育行业。编程猫和其他应试教育的公司有本质区别,后者是存量市场,而我们是全新的学科和赛道。
 
  实际上我们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是一家AI公司,因为商业模型不基于AI也跑得通。关键在于基于AI后,可以把教育的效能、服务质量和标准化的维度放大,可以加速解决问题,比如1个老师可以教100个学生。
 
  很多互联网产品都是在过去的商业模式上换了个形式,本质上没有变化。AI最重要的是找场景,场景对了可以赚钱,凭空说AI可以赚钱并不正确。
 
  编程猫联合创始人孙悦编程猫联合创始人孙悦
 
  龙梦竹:思必驰一直通过深挖垂直场景的需求来实现商业化。语音本身是没有任何赛道的,它主要通过人工智能和传统行业的结合来做商业化落地。思必驰以前做教育,但发现教育AI化难以从纯商业化的角度往上走,于是2014年尝试转型,深挖车载和家居两个场景。
 
  2016年以后,亚马逊带来智能家居的风潮,BAT也相继入局,智能音箱、智能电视已经逐渐普及。根据行业预测,2017年中国智能音箱规模在400万以上,而从最新数据来看,天猫精灵和小爱同学的激活量已在500万左右,智能家居的发展超过大家的预期。未来我们还会加入电视、冰箱、洗衣机以及其他嵌入式场景。
 
  刘春河:创业初期,赤子城就把赚钱当成比较重要的事,不赚钱的创业都是耍流氓。检验一个业务形态的直接标准就是把它扔到市场上,看用户是否真的喜欢。
 
  到今天为止,我们已经在跑马圈地的过程中形成共识——赤子城是一家典型的应用驱动型公司。在覆盖了10亿多个设备后,开始做优化模型,也做了人工智能引擎。我们现在不仅可以做静态推荐,也可以做场景化推荐。
 
  现在赤子城的清晰定位是人工智能内容服务商。这个赛道上我们有不少竞争对手,赤子城的优势在于拥有足够多的用户、场景以及之前积累的打法。
 
  赤子城创始人刘春河赤子城创始人刘春河
 
  未来期待和商业化能力撑起估值
 
  主持人艾诚:小马智行CEO是我在MIT(麻省理工)学金融课的同桌,我记得当时我们有一门课,考试题目就是关于如何计算一家公司的估值。那套金融学计算估值的公式,又和现在互联网时代的估值有所不同。各位公司的估值是多少,如何算出,支撑估值的元素又是什么?
 
  魏建仓:深之蓝刚刚完成一轮2.5亿融资,估值在30亿人民币左右。我认为一家公司最重要的价值体现在市场是否巨大、市场是否真实存在、产品能否给人带来价值等方面。
 
  周伟:乂学-松鼠AI教育也正好完成一轮融资,估值跟深之蓝差不多。对待新一轮估值,我们比较理性,是基于过去两三年业务成长的数据算出的估值30亿。
 
  乂学-松鼠AI教育联合创始人、CEO周伟乂学-松鼠AI教育联合创始人、CEO周伟
 
  孙悦:编程猫最主要的估值模型,有三个考虑因素。一是市场足够大,大家觉得少儿编程跟英语教育一样大;二是在增量范围中,存量模型和商业模型能否支撑一定时间内垄断市场或者占领大份额;三是有一些投资机构竞争的成分,但不会脱离重市场重产品的原则。
 
  龙梦竹:思必驰从创始至今已经是第11个年头。思必驰真实估值大概在40亿左右,但我们公司并不是特别看重这个数字,2014年之前我们做教育,之后转型做智慧物联网、智慧终端、智慧企业服务。当时是人工智能的“冬天”,对团队来讲,支撑我们走下去的并不是思必驰的估值或者下一轮融资的金额,我们希望在折腾中创业。
 
  思必驰CMO龙梦竹思必驰CMO龙梦竹
 
  刘春河:我认为融资对创始人来说其实是卖股份的过程,它是交易行为,很多时候是讨价还价的过程。很多不赚钱的公司估值很高,尤其在人工智能领域。至于是什么支撑一家科技公司的估值,很多时候是(对未来的)期待。

Copyright © 2015-2016 色彩网_皇冠体育_皇冠新2网址_皇冠体育网址_皇冠投注网址_hg0088.com 版权所有 Power by 【网站地图